【喝・一五】Wine for 2015

總是在一瞬之間,發現一年的流逝,不免俗的,似乎該將2015年的生活總結一下。

來聊聊2015年讓我印象深刻的幾款好酒吧!

91年的陳年好實力

Froidefond Proprietaire, Barsac, 1924 (現名Château De Rolland)


照片提供:三耳

能喝到這款酒,還真是個巧遇!要不是人品大爆發,怎能喝到這樣一小口呢~

1924年,應該是我目前喝過最古老的甜酒年份之一,除了91年的歲月外,這款來自波爾多Barsac地區的甜酒,有著出乎意料的清爽酸度,以及濃郁的龍眼蜜與檀香氣味,Botrytis的貴腐香氣反而不太明顯,這款酒聽說是在戰時被藏在酒窖的牆壁中,前幾年才被挖出來,保存狀況佳,這應該是能久存的主因吧!


練習品飲不可手軟

Warre’s Late Bottle Vintage, 2000

今年11月準備Fortified Wine的考試時,最後一場品飲會臨時找不到酒款,從酒窖中隨手一抽,拿來墊檔使用,沒想到測驗還真考了這題,算是有喝有保佑吧!

市面上的LBV大多是走新鮮易飲的路線,不建議瓶中繼續陳年。這瓶Warre’s LBV卻讓我繼續放在酒窖中持續陳年,主要的原因就是Warre’s的LBV走的是傳統風格,裝瓶前不過濾,並且使用傳統的軟木塞封瓶,據稱可以持續陳年。不過Warre’s一向走的是優雅細膩的路線,單寧相當溫馴,實在挺難分辨出這是款15歲的LBV呢!(不過說到15歲,好像又真的應該要如此的表現才對啊…)


夜路走多要小心~

Domaine G. Roumier, Morey-Saint-Denis 1er Cru, Clos de la Bussière, 2005

我還滿常在上課時讓學生們盲飲酒款的,在葡萄酒地圖上迷路也沒關係, 在各種風味之間找到蛛絲馬跡,定位方向,是考驗學習成果的一大妙方。但那天聚餐時,卻碰上了學生的大逆襲,硬是拿了一瓶酒要我說出產區!

飽滿的香氣,有著豐富的莓果與些許的果干、香料味,酸度適中,酒體溫潤不會過於龐大卻也絕非紙片人之流,單寧的架構完整細緻不過於緊實。肯定是來自夜丘,但這…到底會是誰呢?難道真的要在學生面前出糗了?最終福至心靈,忽然想到這樣的酒款特徵應該是我最不熟悉的Morey-Saint-Denis啦!

好險,沒丟人呀!


一日之間橫跨了20年

Henschke, Julius, Eden Valley Riesling, 1995/2014

11月舉辦的弱滋味的品飲活動,現場提供的是2014年份,明亮的柑橘檸檬香氣,以及爽口的高酸,是一款新鮮美味的好白酒。然而在晚上舉辦的小小私人慶功趴上,品嚐到方姐帶來私人珍藏的1995年同款酒,一整個大吃驚!

酸度從清爽的檸檬酸轉為甜熟可人不帶刺激的風味,更像是加了蜂蜜的葡萄柚,在加上圓潤飽滿的酒體,萬般風情,絕非14年的小清新可以比擬!

是否「強」才是唯一真理,弱滋味能否陳年,這款Riesling是個很有趣的答案!(然後受森森鼓吹快去買個2打,20年後就可以再次感受到如此美妙的好滋味啊!)


先成為酒,接著才變成香檳

Champagne Tarlant, La Matinale 2003

11月開始,機運絕佳地不停喝泡泡,隻隻有故事、款款有特色,而這款Tarlant 2003的年份香檳,給了我一個與眾不同的香檳體驗。

說真的,要不是酒杯中看到氣泡,光聞氣味我可能會覺得這是款成熟美味的好白酒!豐富甜美的熟桃香氣,再加上一些氧化熟成的氣味,想想,人家也12歲了,發展出這些氣息可是正常的很!而入口綿密又細緻的氣泡,則顯示出這款2014年才裝瓶香檳仍帶有青春的肉體!

“first we are wines, than the bubbles comes”,家族12代成員Mélanie在聽了我的品飲心得後,對我如此說。


歲月靜好的精彩瞬間

GAJA, Barbaresco, 1967

義大利名廠GAJA,在北義的Piemonte區使用Nebbiolo品種釀酒,最出名的酒款當屬Barbaresco了!

這次巧合的喝到這款1967年份的Barbaresco,優雅纖細的體態,無一不讓人聯想到布根地的Pinot Noir,但似乎又多了一些剛強不屈的單寧架構。連續兩年都喝到美味老年份的義大利,看來探索義大利之路絕不能停下腳步!


久別重逢遇舊識

Le Petit Mouton de Mouton Rothschild, 2012

有好幾年沒喝Petit Mouton了!記得剛入酒業時,因工作因素還滿常品飲到Mouton家的酒,從Mouton Cadet的品牌酒到頂級的Mouton Rothschild,還有旗下產業的雙跳單跳,幾乎每年都會喝個2~3個年份。這兩年的課堂需求也滿常用Mouton Cadet以及單雙跳,但平日還真的不會想到要喝Petit Mouton耶!

這次年終時分,忽然遇到了新出廠的年份,也許是因為去年女伯爵的離世,看到Petit Mouton 忽然有種莫名的小感傷,想起當年去參訪酒莊時的情境。在那華麗絢爛的行銷包裝下,Mouton家的酒款總有著一股樸直純正的風味,或許也能提醒我自己的飲酒初心吧!


不肥美的美國Chardonnay

Kistler, Durell Vineyard, Sonoma Valley, 1997

到現在想起來,仍舊難以相信這款酒不是Corton Charlemagne!

香草奶油的燻烤味,飽滿圓潤卻又帶著爽口的酸度,在盲飲的過程中,怎樣我都無法逃出布根地,然後就發現自己大錯特錯了!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一款美國酒!不禁想起幾年前品飲過的77年美國Chardonnay,也是一樣的精巧有活力!

或許,肥美不該是對美國Chardonnay的刻板印象,畢竟人家可也是有苗條的過往啊!


雪莉的五十道陰影

Fifty Shades of Sherry

今年到底試了多少款的雪莉酒呢?剛剛約略數了一下,應該有50款以上了!走一個「每周喝一款,款款不重覆」的概念!

會品飲這麼多款的主因還是為了考試,但若非真心喜愛,恐怕也喝不了這麼多吧!從新鮮就需要飲用的Fino喝起、到神祕不可解的Palo Cortado,還參加了在電影院中包場,邊吃火腿邊喝酒的特殊經驗,以及嗨翻的Flor一隻會,都是今年的雪莉記憶。

雪莉很有趣,也常時不時的推薦給朋友,但它真的不是個大眾品味的商品啊~或許就讓它躲在咱們這些Wine Geek內心隱密的小房間吧!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