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・欄文】Weightstone,台灣葡萄酒的美麗新風貌

Weightstone,這是由岩石雕琢而成的重錘,是史前時代補魚的工具之一。如今,這個名詞將有一個新的意義:一個能代表台灣葡萄酒的嶄新概念。

台灣一直有著水果王國的美譽,雨水豐沛的亞熱帶氣候,適合各種水果的栽種。但能長出甜美好味的食用葡萄,不代表能種出品質優異又具層次變化的釀酒葡萄。尤其台灣的冬天不夠寒冷,葡萄沒有冬眠期,必須透過催芽劑等外力刺激,才能讓葡萄均衡發芽。夏季則是颱風頻繁,如何在「防颱先採收」與「果串熟成度」間做取捨,完全的天人交戰!

根據資料記載,一個世紀以前日本人便將釀酒葡萄引進台灣,建造了第一座釀酒葡萄園。在政府的輔導補助下,台灣葡萄酒產業曾蓬勃發展,高峰期時釀酒葡萄栽種面積可達5,200公頃,然而1996年政府停止補助後,民營產業無力投資研發新的品種栽種與技術,許多釀酒葡萄園逐漸荒廢,如今台灣釀酒葡萄產地僅存60公頃。

生存在台灣的釀酒品種並不是人們耳熟能詳的歐洲種葡萄(Vitis Vinifera)如黑皮諾(Pinot Noir)、卡本內蘇維濃(Cabernet Sauvignon)等,而是混美洲葡萄的人工雜交種,如金香、黑后。必須很遺憾的說,這些雜交品種在釀酒上優點不多但缺點卻是數不盡…在種種不利的情況下,想要發展台灣葡萄酒釀酒產業其實困難重重啊~

但,Impossible is nothing,總是有人會想要挑戰各種不可能!

興農公司前董事長楊文彬先生致力於台灣農業,累積栽種技術並分享經驗,希望能協助農友們穩定生計。2012年他遇見了台灣農改場研發的新品種:台中三號,他知道夢想終於可以開始啟動了,隔年便成立了威石東酒莊(Weightstone),並組織了一支台灣青年農學與釀酒團隊:兩位年輕的釀酒女生與兩位葡萄栽種男生,同時也導入美國納帕谷的種植與釀造顧問。

2016年12月,威石東酒莊推出了三款葡萄酒:木杉白酒(台中3號)、傳統法氣泡酒以及傳統法粉紅氣泡酒,完全使用台灣釀酒品種,全程手工製作。

非常幸運的,在威石東酒莊釀酒團隊的陪伴下,品飲到這三款台灣製作的葡萄酒。其實最讓我好奇的,莫過於「怎麼會想到用黑后與金香來釀氣泡酒?」畢竟大多數的台灣釀酒酒莊都是拿黑后釀紅酒、金香釀白酒,要跳脫這個「傳統」的思維,是一件挺創新的舉動。

威石東的釀酒團隊(兩個非常可愛又年輕的女孩)笑著說:「這是納帕釀造顧問給的建議,他們發現黑后的酸度很適合做氣泡酒,問我們願不願意挑戰『使用純手工來釀造傳統法氣泡酒』,我們一聽,覺得手工做氣泡酒聽起來很酷,就傻傻的答應了…」

為什麼會說是「傻傻的答應」呢?因為純手工來釀造傳統法氣泡酒是一件非常繁瑣多工的辛苦差事:初次發酵、調配、裝瓶、瓶中二次發酵、熟成、轉瓶、除渣、補液、封瓶…每個步驟都影響著最終的成果,而這全部都只有三個年輕女性一肩扛起,親自打造。除了在釀酒廠工作外,她們還要不時去契作農場做疏果、整枝的工作。

不過在我看來,這一切的辛勞是值得的,威石東酒莊旗下的Gris de Noir黑后粉紅氣泡酒表現出我從未見過的黑后迷人風采,清爽細緻的酸度與氣泡,透過泡皮而保留住的粉嫩色彩,以及精巧活潑的紅色莓果香氣。

這是一款我樂於與世界各地葡萄酒同好分享的台灣葡萄酒!

酒莊的另外兩款作品:金香葡萄(Golden Muscat)所釀的Blanc de Blancs氣泡酒,以及木杉葡萄(Musann Blanc, 台中三號)所釀的靜態白酒,表現也都非常優異。但受限於契作葡萄的合作方式,目前酒款仍無法量產。不過酒莊已在埔里鎮北處開墾一塊約4公頃面積的葡萄園,預計2020年初將有埔里莊園葡萄酒產出。

2016年初楊文彬先生因病去世,來不及看到威石東酒莊成果表現,但其女楊仁亞小姐已決心繼承父親的志向,打造出能展現出台灣精緻農業的美好成品。

讓楊文彬先生動心起念的台中三號,最後命名為木杉葡萄(Musann Blanc),原先只是取音譯來取名,最後卻在設計師的提醒之下,發現木杉二字合起來是個「彬」,也許這冥冥之中的巧合,將會引領著威石東酒莊繼續邁進。

圖片提供:威石東酒莊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